网站首页 > 产业安全> 文章内容

中国工业生态学之父陆钟武:去世百日 行止无愧天地

※发布时间:2018-4-13 18:56:54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有这样一位先生,他出身南方世家,却一生扎根东北。他有独到的学术眼光,使成为我国最早引入工业生态学的高校,成为工业生态学研究重镇,从而在国际上产生深远的影响。他就是被誉为“中国工业生态学之父”的陆钟武。

  不管在国内外的什么地方,只要一提起中国工业生态学派陆钟武,凡熟悉他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他实现了工业生态学的“中国化”。回眸陆钟武的学术生涯,他因工业兴国而始,为工业污染而忧。为了工业生态学的“中国化”和中国工业的“生态化”,他勇敢地坚守着、积淀着、追寻着……

  2017年11月27日,陆钟武教授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8岁。2018年3月6日是陆钟武教授去世百天,他卓有成就的一生也值得人们纪念。

  1929年,陆钟武出生在上海一个书香世家,老一辈多为饱学之士。祖父陆舜卿、曾祖父陆雪香等祖上数代都从事教育工作。我国近代职业教育的创始人黄炎培即出自陆雪香门下。外祖父马润生是著名的石粉经销、机械制造的民族工业家。陆钟武的父亲陆绍云少年读书时又受校长黄炎培教育思想熏陶,16岁考入上海龙门师范,毕业后接受黄炎培校长等人的资助,于1915年赴日本留学。为实现“用机械代替手工纺纱”的夙愿,陆绍云考进了日本东京大学,专攻纺纱专业。1921年学成回国后,相继在沪、津、鲁、渝创办了包括上海国棉七厂等近10所纺纱厂。首倡国内纺纱厂8小时工作制,首倡对工人进行文化识字教育,首先采用新技术和新装备,是我国纺织行业中从事机器纺纱业历史最早、贡献卓著的资深纺织专家,赢得了我国纺织界几代人的赞誉。

  陆钟武的姐姐陆婉珍,是分析化学与石油化学家,是中国石油分析领域的,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婉珍的丈夫“中国催化剂之父”闵恩泽1980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1994年又当选为工程院院士,是中国34位既是中科院院士又是工程院院士中的一员。陆婉珍和闵恩泽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院士伉俪。这一家人也被外人喻为“一门三院士”。

  陆钟武说:“父母对我的教育是潜移默化的。”陆钟武在重庆长大,当时的重庆几乎天天有空报。“为什么偌大的中国任人宰割?”小时候的他不懂“落后就要”的道理,但知道中国内忧外患的主要原因是工业落后。他立志像父亲那样“兴业救国”。

  陆钟武从小聪明好学,爱动脑筋想问题,有强烈的好奇心,啥事都要闹个明明白白。陆钟武每次回顾求学故事、科研成就和治学方略,都从自己的“好奇心”谈起:“我对世界的认识是从好奇开始的,并非父母及他人的耳提面授。父亲的书架不多,而且多半是纺织方面的。我在家时,连《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等名著都没看过。”孩童时他家住在重庆猫儿石山脚下,他一直很想知道猫儿石山背后是什么样子。到了他读初中的时候,区常有空报,当日本飞机离得较远时,可以出防空洞到外面去玩。他说:“我闲来无事时,望天上的月亮、星星,总想知道月亮的阴晴圆缺是咋回事。”读高中时,他观察到轮船逆江而上时若要靠岸停船,则必须转弯掉头180度才能抛锚靠拢码头,“为什么顺江而下轮船则无需掉头呢?”后来他终于弄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华罗庚在去美国的船上玩火柴棍游戏,为什么一定能赢?”心中有疑问时,他就到图书馆查书,这次他不仅弄懂了其中的道理,而且还得知其中的奥秘就是数学的“二进制”法。

  少年时,陆钟武对大自然充满了无数的好奇,激励着他对每一件事都要提出,去探寻最基本的线年夏天的一个傍晚,陆钟武和几个小朋友到山上的广阔天地去“探险”,直到快天黑的时候才沿着当地人采石形成的山间小往回走。由于不熟,心又急,陆钟武不小心一脚踩空跌落悬崖,失去了知觉,未卜。悬崖直上直下,足有四五丈高,家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救了上来。大夫说:“这孩子重度昏迷,内脏多处破裂,腹腔胸腔大量出血,伤势非常严重,能否抢救过来还很难说……”几经抢救,奇迹发生了,昏迷了三天三夜的陆钟武居然醒了过来,不久又上学了。不过,那之后他身体很弱,面黄肌瘦,而且经常发低烧。但他毕竟活了下来。有人说:“这孩子不死,必有后福。”这线年,陆钟武继姐姐陆婉珍之后,果真以全优的成绩考入当时著名中学——重庆南开中学。后来的人生又一开挂,最终成为杰出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1946年10月,陆钟武考入南京国立中央大学,1949年2月,转学到上海大同大学化工系,1950年7月毕业。毕业不到一个月,陆钟武便告别家人和舒适的上海,只身一人去了东北。

  陆钟武经历的第一次重要实践是中华人民国成立后创建第一个冶金炉专业,成为我国冶金炉学科的主要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

  1953年,东北工学院组建了冶金炉专业和冶金炉教研室,陆钟武担任教研室主任。有一次,陆钟武在为外国专家那扎洛夫担任课堂翻译时,发现那扎洛夫讲授的炉内热电偶温度的计算公式是错误的。回去后,他反复研究,重新推导出一个新公式,画出了新曲线。几天后,他大胆地敲开了那扎洛夫的办公室,拿出自己推导的新公式和相应曲线,结果,他的意见遭到了那扎洛夫的强烈反对。

  回来后,他不但没有放弃,反而亲手制作了一个炉子,通过多次实验,进一步验证了自己推导的公式和画出的曲线是正确的。他再次敲开了那扎洛夫的房门……那扎洛夫终于接受了陆钟武的实验数据和研究结果。

  20世纪五六十年代,陆钟武主编《冶金炉理论基础》《冶金炉热工及构造》等专著和教科书,被全国高等工科院校相关专业普遍选用。他为我国冶金炉专业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变强作出了重要贡献,是我国冶金炉学科的创始者和领军人。

  上世纪80年代初,陆钟武根据国际上刚刚爆发的能源危机和我国钢铁工业能耗过高的现状,组建了冶金热能工程学科和热能工程系,并出任热能工程系主任。陆钟武创造性地提出了“载能体”概念,他的系统节能思想最初曾遇到一些人的不理解甚至反对。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冶金工业部把“节能降耗”确定为我国钢铁工业节能的两大任务时,人们才被陆钟武远见卓识的“学术思想”所折服。

  30年来,他主动为本科生开设系统节能课程,培养了一批系统节能方向的硕士、博士、博士后以及青年学术带头人。陆钟武成为冶金工业系统节能理论及技术的先行者和创建人,为推动我国钢铁工业节能降耗作出历史性贡献。

  世纪之交,陆钟武将目光聚焦到工业生态学领域,了他的第三次重要实践。为了研究和处理好工业生产、经济发展与生态之间的尖锐矛盾,他集中精力投身于工业生态学的研究,提出“穿越高山”理论,即把负荷比喻成一座高山,发展经济就是一次翻山活动。“发达国家已经基本翻过了这座‘高山’,但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陆钟武曾表示,发展中国家不能再走发达国家从山顶上翻过去的老,而需另走一条新,那就是在半山腰上开凿一条隧道,从隧道中穿过去。

  “向”“向中学生”“向企业”“向国外”,一向“深宅大院”的对外敞开了“四扇”大门。上个世纪80年代,陆钟武提议拆掉东门,划出体育馆以东6公顷土地,在三好街建立中国第一个以大学命名的科学园——科学园。30年后的今天,科学园成为沈阳的“中关村”,孵化出东软集团等一批创新企业,年产值120多亿元。

  为了实行式教学,陆钟武在全国高校中率先实行图书馆书库向全校师生,体育场馆向全校师生。在80年代师生们还没接触过网球的时候,他主导建造了7个网球场地,拨款建设健身房,成立健美协会……

  1991年,陆钟武卸任校长职位,那时他已经62岁了。了解他的同事都说:“陆钟武教授任校长期间,留下了好多可圈可点、可以传承的东西。”

  生活中,陆钟武秉承了父亲“身教重于言教”的传统,从不过多地用语言要求儿女干什么或不干什么,但儿女们却从他的中,学会并养成了自信的性格与诚信的人品。在老伴梅的眼里,陆钟武“是个书呆子,不太会表达感情”,但他以一位父亲的言传身教和无以替代的财富惠泽于每一个儿女。

  直至住进医院前,88岁的陆钟武仍然执著地奋斗着。“年轻时,他没有在晚上12点以前睡过觉的时候,家里的事他都不管,把精力全放在工作上了。”陆钟武的老伴梅说。

  2017年11月27日,这位可敬可爱的学术大家,走完了他88载春秋的一生,但他的学术却与世。

  

关键词:工业生态学